您现在的位置:

第六十期:政府管控莫越位 市场做主莫放任

来源:深圳特区报发布时间:2016-09-20

政府管控莫越位市场做主莫放任

“委员议事厅”热议网约车安全、数量、价格怎么管

今年7月28日,交通部等7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这标志着网约车“合法”了,同时也给予地方政府较大的管理自主权。那么网约车该怎么管?18日下午,在由市政协主办、台盟深圳市委会承办的“委员议事厅”之“网约车合法化且看下半场”活动中,政协委员、专家们就网约车安全、数量、价格等问题展开激辩。

本期“委员议事厅”活动吸引了众多市民参与。

焦点1

安全问题

政府需监管但莫“一管就管死”

随着一些安全事故的出现,网约车的安全成为社会关注的大问题,也成为委员、专家们热议的第一个焦点。

市政协委员陈清良认为,当前,网约车平台对司机的监管不力。“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网约车平台也不例外。企业为了获得更大利润,必须以有大量订单为基础,就需要大量司机。网约车平台在招司机的时候,由于没有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有效监管,可能会降低门槛,留下安全隐患。”

市政协常委彭琛赞成陈清良的观点,她认为,网约车驾驶员的准入审核应该交给政府把关,否则市民不放心。“网约车平台自己运营、又自己管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行为很不合理,容易导致安全隐患。”她以5月份深圳发生过的一起网约车司机谋杀女教师的惨案来说明网约车安全隐患问题确实存在。同时,她还给出8月15日深圳市官方发布的一组数据作为佐证:全市网约车司机中,共有2231人身份异常,其中40人为全国在逃人员,758人为涉毒前科人员,1433人为全国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1479人的驾驶证状态异常;在车辆方面,发现有6170辆车状态异常,其中有664辆达到报废标准。

但市政协委员张琦认为,网约车作为互联网产品,通过手机APP可以看到网约车司机的信息以及经过的路线、行踪,而出租车没办法提供,从这一点说网约车比出租车还要安全。南山区政协常委郑春雨也认为,乘客惨遭暴力的案例不只在网约车发生,在出租车行业也发生过。光一家滴滴打车平台一天接单量就超千万,大家获悉的案例是小概率事件。

长期从事交通问题研究的市政协委员王雪认为,网约车安全必须管,但是要理清政府和市场的界限,不要一管就管死了。比如安全要管到什么程度是一个大问题——不能因为过高地设置安全门槛,最终使网约车市场供给大量减少,否则直接结果就是网约车价格迅速翻番。

焦点2

网约车数量多少

市场做主行不行?

网约车的存在和繁荣,究竟是给城市添堵还是疏堵?网约车的数量是该政府控制还是市场做主?这也成为18日下午“委员议事厅”交锋的一大焦点。

陈清良认为,公交优先是大家的共识,网约车只是出行的补充,如果数量不适当控制,不堪重负的城市交通将雪上加霜。彭琛也提出,从环境承载力来说,应当控制网约车数量。

深圳大学教授韩彪认为,对于有限的道路资源来说,网约车有“添堵”之嫌。他还以2015年深圳限外但网约车风行后早高峰车辆降幅大幅缩减等数据为证。

但王雪不同意韩彪的观点。“首先,我们不能把一个饭店新开张打五折时的人流量当成永久人流量。2015年是网约车行业迅猛增长的时期,相当于饭店打五折的时候,它的数据不代表平稳后的数据。其次,从时间轴上看,我们道路拥堵指数每年都在上升,即使在没有网约车之前,道路交通拥堵指数也是每年都在涨。所以把拥堵的板子都打在网约车屁股上,不公平。”对于网约车的数量问题,王雪认为市场会自动调节:“我们通过提高安全门槛,比如对司机的身份、居住证、车的排量等等作要求后,深圳的网约车数量已经大大减少,没有必要再刻意、故意控制数量。否则,数量急剧缩小后,必然带来打车价格飞速上涨。”王雪说。

郑春雨也认为,限制数量实际上就是把网约车放到出租车模式下管理,这是逆互联网思维的倒退。

焦点3

定价格对抗垄断

不如开放市场打破垄断

价格涨了,这是最近不少坐网约车的市民们的直观感受。对网约车的价格,究竟是要政府部门积极干预防垄断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让市场自主选择?

彭琛提醒大家注意一个现象:“最近我们发现滴滴把竞争对手Uber收购了。这个举动导致滴滴目前在市场上所占的份额达到了90%以上。而在收购以后,滴滴开始多番涨价,其实我们已经觉得它有涉嫌价格垄断的趋势了。国家发改委前后两次约谈了滴滴平台,就是为了防止价格垄断抬头和发生。”彭琛认为,如果未来政府不管网约车价格,市民可能就会成为寡头垄断的受害者。

但郑春雨却持相反意见:“如果网约车真的把价格提高起来,我们大家可能就会选择公交车、出租车了,对网约车来说这是一个不符合常识的举措。”他还认为,网约车之所以构不成垄断,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市民具有自主选择权:“市民在选择坐网约车时,就已经明确被告知所需价格,市民的乘坐行为是自愿选择的,像周瑜打黄盖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大家说网约车不会形成垄断,这个预言有点早了一些。”韩彪说,因为人的消费习惯有的时候会被慢慢引导、固化,一旦固化在网约出行行为下,滴滴公司占领了90%的市场份额,控制力就非常强。“所以我们对于有垄断倾向或者趋势,以及我们判断有这种可能的,必须防患于未然,提前有所准备。”同时,韩彪认为,网约车和巡游车都是出租车,都是提供个性化服务,它们之间价格不能差得太远。网约车的价格如果放得很开,巡游车也要赋予价格弹性。如果巡游车实行政府定价,对网约车适当管制也是必要的。

王雪认为,更重要的是市场一定要开放:“比如说,如果现在滴滴涉嫌垄断,产生高额利润,就一定会有企业来分它这块蛋糕,比如易道、神州。所以在互联网时代,份额不能代表完全垄断,关键是市场是不是开放了——当它有垄断倾向时,有没有别的企业可以顺利进来打破垄断。”(深圳特区报记者周元春/文程海昆/图)

相关链接

委员支招:尽快出台网约车专属险种

市政协常委彭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从源头上对网约车做好安全监管外,也要从完善保险机制方面保障乘客的利益,如增加网约车险种、明确第三者责任险最低保障金额等。

彭琛说,国家《网约车管理办法》出台后,虽然对于平台的责任和保险购买有一定的规定,但相对宽松,只规定购买交强险和承运人责任险,车损险、车上人员责任险与自燃险等可自由选择。从降低成本考虑,在没有政府政策约束的情况下,网约车平台很可能只投保基本险种,一旦出险,乘客乘坐网约车,可能不能像坐出租车那样获得全面的保险保障。另一方便,网约车新政颁布已整整一月,而与之配套的网约车车险品种尚未问世,出台网约车专属车险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乘客利益保障仍存在缺陷。

“建议深圳在保险保障方面细化政策,应考虑明确购买第三者责任险最低保障金额,因为保30万与100万区别很大。同时,也可考虑规定、增加险种,给予乘客最大的安全权益保障,并督促保险行业尽快出台适用于网约车的险种。”彭琛说。(深圳特区报记者周元春)

编辑:蔡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