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政协网首页 > 政协新闻 > 

委员议事厅聚焦“东进战略”

来源:宣传信息处发布时间:2016-05-23

随着深圳“十三五”规划的出炉,深圳“东进战略”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22日下午,由深圳市政协主办,民盟深圳市委会、龙岗区政协承办的2016年第二场“委员议事厅”——“下一站,深圳东”在深圳市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举行,政协委员与专家学者、企业代表、社区居民、青年学生等就“东进战略”展开讨论和互动,为东进建言献策。市政协主席戴北方,副市长、民盟深圳市委会主委吴以环,市政协常务副主席刘润华出席活动。

为何要大力推进“东进战略”

“在‘十三五’开局之年,深圳推出了东进发展战略,这将深刻影响深圳未来的发展格局。”谈及“东进战略”的由来和发展,市政协常委乐正表示,深圳过去的发展重心由罗湖到福田,一直到前海,是一个西进的趋势,造成深圳的经济、人口和城市基础设施出现明显的“西密东疏、西重东轻”的格局,对未来的发展产生不协调、不均衡、不合理的现象。东进战略对深圳的发展空间做出优化和调整,并带动和引领周边地区协同发展。乐正还认为,深圳过去的发展比较注重创新的发展,在强调创新发展的过程中,未来如何体现产城融合发展、区域融合发展,这是一个新的课题,“所以东进战略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做出新的文章,要培育城市发展新的增长极来强化城市功能。”

市政协常委黄险峰表示,东部地区面积占全市面积的46.2%,人口占全市常住人口约24%,工业生产总值占全市生产总值的22%,从中可看出东部是有潜力可挖的。此外,东部还具有地理位置的优势,可以发挥东部的辐射功能,有利于推动广东东部的协调发展。

落实“东进战略”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

能否培育好高端产业是关键

“东进战略解决深圳产业发展的战略纵深问题,深圳这几年产业集聚非常高,但由于种种原因往外迁。”市政协委员夏俊建议以深圳为龙头,以产业链上下游核心的协作企业为核心展开物理空间的梯次布局,引导这些企业有序地转移到深圳周边的区域,比如说惠州、河源、汕尾等区域,能和深圳的产业形成一种配套关系,形成一种产业链的协作关系。

“能否培育好高端产业是东进战略成败的关键所在,要保障产业落地的空间,应该像保护生命一样保护产业空间。”市政协委员陈红建议。龙岗区政协委员杨毅认为,应该为深圳东进制订一个“顶层”的产业规划,做好产业发展的空间布局。对此,龙岗区经济促进局副局长孙恺鹏表示赞同,同时,针对当前很多工业用地被改作商业用途的现象,他建议“像当年保护生态用地一样立法来保护工业用地”。

盼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上档次

“期待东进战略能够以市民的需求为导向,尽快解决轨道交通,包括公共服务的短板。”现场有市民代表建议,下一步东进战略的推进,希望东进推进的全过程,包括实施方案、实施步骤、实施环节等,能搭建更多的与市民沟通和对话的环节。

活动举办方在前期调研过程中随机派发出200张市民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0%以上的市民听说过东进战略,96%和84%的受访市民希望在东进战略中,自己的收入水平和交通出行能够有更多的获得感。

来自街道的陈志文表示,东部的街道和社区对东进战略的推进充满了期盼,尤其是那些非中心城区、重点片区的街道和社区,希望搭上“东进”快车和便车,尽快补齐包括轨道交通在内的公共服务短板,同时城市管理水平和服务质量都向“高大上”看齐。

优化政策吸引人才留下

市政协委员张晗认为,东部的房价相对还是比较低的,人才的压力较小,全力推动东部创新中心的建设,可以有望形成东部和西部两个创新双引擎的功效,关键是要打破高教西强东弱、西密东疏的局面,通过各类高校,包括高等职业学校和新兴科研机构的建设,能够打造东部科技人才的培养基地,为创新中心输出很多新的技术和青年人才,实现东西并重的协调发展。

“深圳战略发展的东进其实就是企业的东进,企业的东进归根到底是人的东进。”龙岗区政协委员游璠表示,市、区两级政府大力推动民生工程建设,包括交通、医疗、基础教育等,最终目的是为了让人才留下。但在关注高端产业、引进高端人才的同时,不应忽视专业技术人才群体,他们作为企业的中流砥柱,关系到企业的运行和发展。她建议,政府把人才政策细化和优化,给专业人才多一些利好。

所谓一体化还是要从人开始,通过从旅游、就业、创业方面入手,促进人员流动。深圳在经济发展上具有优势,东莞地区的发展具有特色,惠州地区具备战略转型空间,深莞惠三个城市组成结构合理、先进的城市群,就像金刚葫芦娃一样,分工不同,各有长处,以“3+2”区域联动共同实现协调发展的局面。

——惠州市政协委员 蒋枞

创新机制与周边地区协同发展

市政协常委乐正认为,东进战略实施过程中除了要优先安排一些项目和资金之外,特别需要一些灵活和创新政策的支持。东部已经有很多新项目,比如说国际大学城、国际低碳城,这都是创新思维和创新举措的结果,这样的举措在未来东进战略中还需要非常多。“我们的土地利用政策、城市更新的政策,能不能在东部地区有一些超常的举措和政策来支持。”乐正认为,东进战略不仅不能走老路,也不能有常态性思维,应该有一些超常思维、超常政策来支持。“现在西部前海、蛇口有了自贸区,东部可不可以有自贸区?现在沙头角有综合保税区、中英街,能不能开发一个新的深港合作的自贸区?”乐正认为这些都是可以探讨的问题。

编辑:蔡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