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政协网首页 > 深圳文史 > 第十辑

怀念三位校长

来源:发布时间: 2013-04-22

 

叶伟成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五寸六连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叶帅、陈维实、罗明,三位南方人学正、副校长的音容笑貌,铭记在心。

叶校长的谆谆教导

 

        敬爱的叶剑英校长,不仅是一位伟人的革命家、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伟大的教育家。他曾经担任过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校长兼政委、西南游击干部训练班教育长、华北军政大学校长兼政委、南方大学校长、中国军事科学院筹备主任等职。他老人家的谆谆教导,永远铭刻在各位位学员心中。

       

    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四日,广州解放了。中共中央任命叶剑英担任广州军管会主任、市长兼南方大学校长。我随军参加解放广州。部队首长派我到南方大学第一期第三部学习。叶校长主持了南方大学第一期的开学典礼并作了重要报告。他在报告中指出:南方大学是一个革命大熔炉。我们这一期的学员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有教授专家,有工人、农民,有革命领导于部和革命战士,其中有革命的。有观望革命的,等待革命的,有被迫革命的,还有极少数原来是反革命的,现在不想反想走向革命而到我们这个革命大熔炉中来的,总的来说,现在学员都是想革命的,这很好,我们表示欢迎。我们搞革命的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我们要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烈火锻炼大家,使大家经过千锤百炼,锻炼成《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保尔·.柯察金那样坚强的永不向困难低头的伟大战士。希望每个学员牢举世闻名的保尔·柯察金的名言,如果你们记得这句话,跟我一起念“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所面的一切。包宝贵的生命,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叶校长又指出,南方学的学习和生活条件都是比较艰苦的,我们要学延安“抗大”那样在艰苦环境中学习锻炼,艰苦的环境更能培养出吃得苦中苦的保尔·柯察金那样的革命干部。他满怀信心地祝贺大家学习成功。个个机能锻炼成为像保尔·柯察金那样的坚强革命战士。叶校长的谆谆教导博得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

 

在第一期结业典礼上,叶校长又作了“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报告。他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从哲学并从自身经历中阐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道理。教导我们干革命、待人接友都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他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们说,大家结业后走上工作岗位的漫长征途中,难免要犯错误。我们不怕犯错误,但怕犯了错误不改正错误,怕被错误吓倒。犯了错误,改了就好。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再前进。叶校长希望我们每个学员都把“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作为座右铭。

 

叶帅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典范。他在长征途中,把绝密情报送给毛泽东,粉碎了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阴谋,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在粉碎四人帮的关键时刻,他坚持真理,深谋善断,不流一滴血,不打一响枪,解决了四人帮,再一次挽救了党,挽救了革命。叶帅坚持真理,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伟大形象,在全党、全军、全民心中永放光芒!

 

哲学泰斗陈副校长

 

    尊敬的陈维实副校长是我党著名为马列主义哲学家;深受毛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的赞扬。他患有胃溃疡病,在南大经常抱病为学员上大课,一站就是一个上午,一讲就是几个小时。他的习惯是不断在讲台上喝开水。他上大课理论联系实际,深入浅出,生动活泼,很受学员欢迎。后来他到苏联动手术做了胃切除,回国后体重增加了十几斤,我们见到他都为他高兴,为他祝福。

       

    陈副校长在讲授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树立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的过程中,引导学员怎样用无产阶级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观察分析客观世界,怎样认识个人与革命的关系,个人与党的关系,个人与集体的关系,个人与个人的关系,引导大家开展“英雄造时势,还是实施造英雄?”的大辩论,促使学员在思想上清除非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树立无产阶级的世界观。

       

    当学习进入思想革命阶段,学员们思想斗争费城激烈。陈副校长作报告时,结合学员存在的各种类型思想进行分析,启发大家进行思想革命,针对学员中的教授专家,工人,农民,战士,学生以及从反动派阵营过来的,甚至带着反革命目的的…….各式各样的思想动态,循循善诱、引导大家用马列主义的热力武器向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作斗争。同时宣布党的政策,实行“三不”——不处分、不记账、不打棍子,只要自觉地进行思想革命,一切都可以不追究。有些思想斗争胜利的学员把全新的勃克宁手枪、左轮手枪当场交给陈副校长。还有一位国民党团级中校军官;他三天三夜不吃不睡,只喝开水,也不讲话,思想斗争非常激烈,最后还是胜利了,他捧着三包黄色炸药到陈副校长面前坦白交待“我是反动中校军官,在反动派那里听到很多反动宣传,说什么共产党办的学校,初时对你好,后来就会把你枪毙。我来南大是抱着反动思想来的;想来验证一下,看共产党怎样对待我的,如果共产党对我不好,要杀我,我就把三包炸药在上大课时引爆,大家同归于尽。现在听了陈副校长的报告;听了共产党的。“三不”政策,经过激烈思想斗争,我把我的反动思想和行为坦白出来,任中共产党处理。”他在陈副校长面前大哭一场。陈副校长表扬了他,依照党的政策宽大了他,他破涕为笑,高兴地说,共产党挽救了他,陈副校长挽救了他,今后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立功赎罪。

         

    南大结业后,有的走向教育战线,有的走向政法战线,有的之间财经战线,大多数学员走向土改战线。我被分配到土改试点县龙川县土改法庭工作。南大学员在土改战线上有不少人立了功受到表扬,我也立了三等功,这些与三位校的教导是分不开的,在土改后的革命征途中,我们的成长和进步同样与三位校长的教导分不开。

        

    五十六年过去了,三位校长先后都向马克思报到了。他们可以说是“把所有一切,包括宝贵的生命,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事业而斗争

 

平易近人的罗副校长

 

罗明副校长平易近人,他兼任二部(行政学院)主任,还分管校本部总务处,关心全校教职工和学员的衣、食、住、行、文娱、医疗,是我们的后勤部长,工作目标很明确——一切为教学服务。南大校本部原是国民党蒋介石伪总统府旧址,没有供教学用的大礼堂,罗副校长请搭棚工人搭起竹架草棚大礼堂。学员住宿没有床,就用木板放在房中,打地铺睡觉,用麻绳串连木框条,制作拆叠式的小马叉凳子,发给学生上课用。当时,限于经济条件,饮食稍差,肉类少。青菜品种也不多,几乎每餐吃椰菜,罗副校长经常下厨房检查卫生和煮的饭菜好不好。当时厕所已是竹棚搭的,罗副校长检查厕所卫生时;发现粪便上有很多鲜血,他指示医疗室注意检查治疗患有痔疮的学员。罗副校长也十分关心教员的身心健康。对教员进行体检,督促医务室备配药物,陈副校长胃溃疡清病,他指定专门厨师为陈副校长做少吃多餐的饭菜。

       

    罗副校长有时还和我一起扭秧歌,边跳边念:咚!咚!咚!擦!擦!咚!咚!擦!擦!擦!有些调皮学员就念餐餐椰菜吃!餐餐椰菜吃!罗副校长听后恢谐地说:餐餐椰菜吃,好呀!总比打游击时没有菜吃,连米饭都吃不上要好得多。他鼓励大家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引起大家会心大笑。

      

    罗副校长还为南大学员学历资格问题想尽办法,跑上跑下,到北京向有关部门请示报告;最后圆满地解决了南方大学毕业学员的学历资格问题,为南大学员工作定级、晋升、工资待遇等提供了有效的证据。

编辑: 田小静